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中华财险加大惠农力度:有保险扛着 鸡蛋不怕卖贱了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阎元驹

电影《名侦探柯南:绀青之拳》正在热映。来自日本的推理IP 名侦探柯南 系列,一直受到中国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的关注。日本并不是推理文学出现最早的国家,却是将其发展得最好的国家之一,而中国很早就有公案小说一类的推理文学作品,却在历史的汪洋大海里浪花渐平。

侦探小说来中国

当前公认的世界上第一部侦探小说,是美国作家埃德加 爱伦 坡发表于1841年的《莫格街凶杀案》。这意味着,从那之后,侦探小说便代表推理文学成为一个正式的文学门类。当前世界侦探小说最高奖项就是用爱伦 坡的名字命名。

这样的认定具有强烈的历史节点意义,甚至让很多读者误以为爱伦 坡就是一位侦探小说作家。或许爱伦 坡本人也不会想到,自己如往常一样创作一部小说在杂志上刊发后,竟然会开辟一个文学门类。比起侦探小说家,他或许更喜欢另外的文学身份。爱伦 坡生前时常自诩为 诗人 ,曾留下《天堂》《乌鸦》等诗作。法国著名诗人波德莱尔就十分喜欢爱伦 坡的诗歌,认为连戈蒂耶、雨果等人的作品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将爱伦 坡的侦探小说介绍到中国的是鲁迅、周作人兄弟。据华中师范大学潘蕾的博士论文《爱伦 坡在中国现代的传播与接受》,1904年,正在日本读书的鲁迅将一本《英文小丛书》寄给了在国内的周作人,其中便有一篇爱伦 坡使用 密码推理 元素创作的侦探小说《金甲虫》。1905年,周作人将这篇小说译作《玉虫缘》发表。鲁迅和周作人对爱伦 坡颇为推崇,1909年,他们选译了一本《域外小说集》,收录了爱伦 坡的另一篇小说《默》。

实际上,鲁迅、周作人兄弟翻译爱伦 坡的小说之前,1896年的《时务报》上便刊发了张坤德翻译的另一位英国侦探小说家柯南 道尔的作品《歇洛克呵尔唔斯笔记》,如果放到今天,我们可能会将其翻译为《夏洛克福尔摩斯笔记》,这是出现在中国最早的西方侦探小说。

对漂洋过海而来的西方侦探小说,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中国读者并没有产生不适或者排斥,相反,1916年中华书局就曾出版《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山东大学蒋杨的论文《程小青》中写道: 西方侦探小说源源不断地引进,但影响最大的还属 福尔摩斯探案 系列,清末译介《福尔摩斯探案》多达25种,据史料记载,后期侦探小说译介直接从西方获得最新的创作文本,而不再绕道日本,侦探小说更新速度几乎与欧美同步。

公案小说一度繁荣

中国读者对西方侦探小说的熟悉感,或许来自这里久远的公案小说阅读传统,而后者同样需要缜密的逻辑推理,解疑释惑。

据苏州大学朱全定的博士论文《中国侦探小说叙事视角与媒介传播》,唐宋时期,随着律法的日渐完备,以及统治者对律法推广的重视,涌现了大量的公案作品。它们大多是讼狱案例,其中的破案手法除了所谓的 神怪帮助 侠客帮助 外,也有刑侦追踪、证据法、法医手段等。论文引用了袁行霈、侯忠义《中国文言小说书目》的一组数据, 唐五代书目现存的130部书中,有82部含有公案内容,总计公案小说471篇。

而到宋元时期,包拯以 包青天 的形象成为很多公案作品的主角。这位宋代的官员某种意义上被视为法律和正义的化身,清断人间冤案,曾被胡适称为 中国的歇洛克 福尔摩斯 。在后来的演绎中, 包青天 的形象不断被神化,比如异常深重的黑色皮肤、额头的月牙,以及传奇性的铡刀,愈加说明其异于常人,从而能做异于常人之事。数百年甚至上千年之后,包拯的故事从公案小说被搬到京剧舞台、电视荧屏,依然深受观众欢迎。

到了明代,公案小说终于不再只是 清官断狱 ,而是多了人间悬疑和世情奇怪。据论文《中国侦探小说叙事视角与媒介传播》,这一时期的小说家凌蒙初创作《初刻拍案惊奇》和《二刻拍案惊奇》, 二拍 中的小说布局严谨,情节曲折,结局往往出人意料 。公案小说的创作在清代继续繁荣,如《施公案》《彭公案》等,以及依然以包拯为主角的《三侠五义》等,侠义之士辅佐清官断案,有武功,有智慧,从而使得除恶扶正更有力量,也更有信服力。

直到19世纪末期,中国传统公案小说与西方现代侦探小说终于相遇。它们诞生于不同的时空,背后是不同的社会土壤,而相通之处则是精妙的排篇布局,需要通过层层的推理解开所有的悬疑。早在西方现代侦探小说到来之前,中国读者便已经具有了阅读推理文学作品的素养,而让他们感到新鲜的,是其中扑面而来的异域之风。

推理文学创作不是竞赛

值得注意的是,侦探小说之所以出现在19世纪40年代,是因为那时候才开始陆续出现真正具有现代意义的警察机构和侦探职业。华东政法大学吴真的论文《19世纪末侦探小说对现代警察机构的推动》中介绍,工业革命带来了城市的爆炸式扩张,催促政府提高城市的管理能力。19世纪后半叶,英国的现代警探部门陆续建立, 而美国的大城市在南北战争前几乎没有用来侦破刑事案件的警察力量 ,也就是说,在19世纪六七十年代之前,美国的警察与刑事案件几乎无关系。所以,在爱伦 坡《莫格街凶杀案》里担当破案功能的主人公杜宾只是一名业余侦探。

但是,《莫格街凶杀案》之所以被认定为世界上第一部现代侦探小说,并非只是因为它写到了侦探这一职业,而是因为它制造了一个谋杀迷局,并科学地解释了那一切。与之相比,中国传统公案小说少了一些这样的现代元素。

推理文学经久不衰,在不同的时空有着不同的特征。在今天,世界的时空距离大大缩短,资讯交流发达,各个国家推理文学的创作差异也越来越少。得益于文化产业的发展,一些推理文学作品已经成为可以持续开发的IP,比集漫画、动画、电影、周边等于一体的 名侦探柯南 系列,比如出版与影视改编紧密相连的 东野圭吾 系列,爱伦 坡的作品更是不断地被搬上银幕,满足观众在文字之外的具象想象。

遗憾的是,在世界推理文学的闪耀明珠中,来自中国的作品少之又少。从传统公案小说,到现代悬疑小说,中国的推理文学经历了一个漫长时间的断档。随着晚清政府的衰落,传统公案小说土壤渐失,其创作也日渐式微,甚至被西方侦探小说取而代之。 举国趋之如饮狂泉。 梁启超曾如是说当《时务报》刊载侦探小说受到读者追捧之热。

中国当代的文学创作中,推理和科幻一样,一直是带有 振兴 意义的存在。一些作家甚至以此为己任,每一部作品都被渲染了悲壮的意味。可是文学创作就是文学创作,它更像是天赋的自然流淌,而不是一种竞赛。

原标题:中国推理文学的暗淡时光和闪耀瞬间

值班主任:田艳敏

首页 - https://reff-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