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晨报:英超榜首大战进入白热化,利物浦暂登榜首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唐碧珠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简称NBD)邀请到了专做医药行业一级市场投资的深圳物明投资合伙人张宗友和二级市场机构深圳东方马拉松投资医药行业的黄俊,对他们做了深度访谈。两人分别从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视角来解读带量采购的影响、仿制药的未来发展和后市医药行业的投资机会、策略等方方面面。


自去年底 4+7试点城市带量采购 推行以来,中国医药市场产生了重大变化。

今年9月24日,新一轮药品带量采购扩面正式开标,标志着带量采购全国扩围大幕正式拉开。9月25日,上海阳光医药网公布了《联盟地区药品集中采购拟中选结果公示》,不少品种的价格在首轮 4+7 基础上再创新低,竞价降幅近六成。

受带量采购影响,医药板块相关股票这几天股价也大幅下跌,最典型的如:信立泰连跌4天,4个交易日累计跌超20%;京新药业9月24日跌停,4个交易日累计跌近20%。

在市场看来,这次药品的降价幅度超出很多人预期,未来药品市场将迎巨变。一时间,医药行业带量采购引起了资本市场热议。

今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简称NBD)邀请到了专做医药行业一级市场投资的深圳物明投资合伙人张宗友和二级市场机构深圳东方马拉松投资医药行业的黄俊,对他们做了深度访谈。两人分别从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视角来解读带量采购的影响、仿制药的未来发展和后市医药行业的投资机会、策略等方方面面。

带量采购改变行业格局

NBD:药品 4+7 带量采购扩至全国开标,整体看对医药行业有什么影响?

张宗友:整体上看会继续推动医药行业结构变化,仿制药市场份额下降而创新药市场份额上升。短期看是多个品种市场销售额的大幅下降以及参与者的变化。

黄俊:整体看,首先,原来仿制药的旧的商业模式完全被打破,仿制药企业依靠高销售佣金的模式不在可行;其次,仿制药企业从战略角度,即使价格下降幅度较大也要力保中标,很多市场份额较大企业在短期内盈利能力将会下滑。

NBD:而从长远看, 4+7 对医药行业的深远影响是什么?

张宗友:从长远看,仿制药行业集中度提升的过程将继续加速,目前是以品种为单位,未来逐渐会以点到面。而药品市场留下的空间会释放给创新药,让更多未满足的需求获得满足。

黄俊:长期看来,对仿制药企业的优胜劣汰起到加速作用,企业加速整合,不适应新政策的企业将会退出市场,将原有的市场份额让给优势企业。

NBD:你们如何看待仿制药的未来发展和变化?

张宗友:仿制药集中采购带来的集中度提升是国家推行供给侧改革在医药行业的具体体现,将引导仿制药回归制造业本质,不应享有原研药的高附加值。但是毕竟药品临床领域多、品种多,全部扩面需要数年甚至更多的时间,但是仿制药竞争格局不再是目前的散乱局面,而是由真正的仿制药大厂组成市场。真正的仿制药大厂拥有原料制剂一体化的生产能力,同时也需要具备高水平的生产、管理能力,最终做到高质低价。质量要持续符合一致性评价标准,而价格要在全球具有竞争力。例如拥有全球 普利大王 、 沙坦大王 之名的华海药业,以及 他汀专家 海正药业,分别中标了其擅长的原料药对应的制剂产品。很有可能未来某一类药品的市场就集中在这一类在全球市场中具有影响力的厂商手中。

黄俊:未来仿制药企业将会有几个发展趋势:1、加速优胜劣汰,集中度迅速提高,小的仿制药企业将会死亡,大的仿制药企业将加大兼并整合,强者恒强;2、优势仿制药企业加大对研发投入,提高仿制药的技术含量,有可能形成类似以色列TEVA的中国仿制药大企业;3、仿制药企业会加大控制原料药的力度,保证产品具备成本优势;4、整体利润水平将会保持在合理水平。

NBD:有报道说,外资药企纷纷进入中国,比如印度药企,这对中国医药市场有何影响?

张宗友:此次中标企业中有原研厂商,也有印度厂商,这是不可避免的。中国市场会越来越开放,竞争也会越来越激烈。激烈的竞争环境会倒逼企业一方面加大创新,一方面继续降低成本。尤其是在门槛较低的仿制药领域,如果成本没有原研企业或者印度企业低,那么就应该退出市场,因为不符合比较优势的基本经济规律。

所以对企业来说,核心就是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做好成本管理。印度企业有其成本上的优势,但也是就某些品种而言,华海药业在普利、沙坦领域就稳稳坐在全球龙头位置。

坚决回避传统仿制药企业

NBD:对你们做医药投资的人来说,这次的带量采购对你们有何影响?

张宗友:作为一级市场的机构,带量采购会直接影响到我们的投资方向。除非企业在全球拥有原料药、制剂竞争优势,那么仿制药企业就不应该是方向。即使仿制药企业具备全球竞争优势条件,其估值也要非常合理,因为集采会将仿制药利润压得很薄,而且面临周期性中标的不确定性,未来退出时市场给出的市盈率也非常低。

黄俊:对于我们来说,由于事前充分讨论过带量采购的影响,回避了可能导致 黑天鹅 的仿制药企业,这次的带量采购并没有带来任何损失。

NBD:未来你们看好哪些医药行业的投资机会?

张宗友:我们在看好的方向上有几个,第一,创新药。正所谓 腾笼换鸟 ,仿制药压缩出的份额一大部分是给创新药的,如果产品真的具有强的竞争力,是具备投资价值的。因为医药领域未满足的需求太多,创新是无止境的,市场也是无止境的。

第二,高难度仿制药。仿制药中也有许多壁垒较高的领域,例如微球领域,十分考验企业的工艺放大能力。例如,武田二十多年前研发出了亮丙瑞林微球,销售峰值达10亿美金,现在仍然保持这个数字。国内具有产业化能力的也仅有丽珠、绿叶等少数企业,而绿叶的利培酮微球也于今年在美国申请了NDA。

第三,平台型企业,例如CRO、CMO行业。他们向众多新药公司提供服务,下游客户快速发展带动了平台型企业的发展。

黄俊:从二级市场投资来说,我们看好的行业机会有四个。

1、药品领域:① 仿制药平台型企业,可以源源不断地开发系列产品抵抗政策的影响;② 创新药企业是未来中国制药的方向,龙头公司将会诞生;③ 类消费药品/品牌企业,产品价格主要由消费者负担,不受医改影响,对政策具有一定免疫能力,比如:疫苗行业;④ 创新药产业链相关企业(CRO\CMO)会跟随创新药的崛起而发展。

2、医疗器械领域:过去十年保持20%的复合增长速度,未来十年仍然有可能保持15%的增长。

3、连锁医疗服务:眼科连锁的商业模式在未来仍能保持增长。

4、连锁药店:由于医改处方外流、集中度不断提高以及连锁模式带来机会。

NBD:新政会不会给你们带来思路和打法上的变化?准备如何应对?

张宗友:除了仿制药以外,其他有发展空间的细分领域都存在投资机会。对于处于快速成长期的领域,我们保持少数股权投资,向增长要收益,例如高品质器械与医疗服务。

对已经较为成熟的领域,例如特色原料药、中成药,我们可能进行并购型投资,向产业链整合要收益。全球大型药企多数经历过并购整合,我国的药企也必然要经历这个过程。对于小规模的并购我们可以主导,对于规模更大的我们可以参与。

黄俊:在投资思路上,我们坚决回避传统仿制药企业,只看平台型的仿制药企业以及能源源不断地开发仿制药品种的企业,同时看好集中度提高带来机会。同时,看好创新药企业的发展,创新药物的市场远远没有被满足,并且国家鼓励创新,在政策上给予大量支持,相信未来创新药企业将会不断发展。

NBD:你们接下来准备如何投资和挖掘医药行业机会?公司的投资策略是怎样的?

张宗友:在策略上,我们还是要不断挖掘具有支付能力群体的需求,以及可靠的商业模式。有需求就有市场,有市场才有生意,有可靠的商业模式才有利润。

药品研发领域比如患者招募,是新药研发企业和CRO最头痛的问题。由于我国医疗机构信息化程度低,当前的患者招募还停留在较为初级的时代。如果有公司能够有能力高效、合规地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就具备投资价值。

服务领域具体来说比如儿科医疗,是所有家长头疼的问题,且家长支付意愿强,这个方向如果某种服务模式被验证,就有投资机会。

黄俊:在投资策略上,我们会细化医药子行业,寻找不受医改影响的细分行业龙头企业,并且长期看好持有。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广告热线  北京: 010-57613265, 上海: 021-61283008, 广州: 020-84201861, 深圳: 0755-83520159, 成都: 028-86612828

首页 - https://reff-china.com